華肝基因公司訪問

訪問者:總經理 - 洪瑞鐘

                    研究主任 - 鍾宜書

產學合作

Q:

貴公司與高雄產業關係密切,跟不少大學都有合作關係,至於為何會想積極的建立產學的合作關係呢?

A:

這要從華肝基因的創辦人陳昌平醫師說起。

陳醫師自台大醫科畢業,再到美國留學,他有兩方面專長,一為公共衛生,一為核子醫學。後來到南加大擔任教職,從1983年開始做單株抗體,因此他在實驗室也有豐富的經驗。

陳昌平醫師會回來台灣,主要有兩個因素:一方面是因為其父年邁,希望能回來隨侍身邊;另一方面,則是落葉歸根的想法。陳昌平醫師是高雄人,對高雄有很深的感情,希望回來後能在高雄發展。事實上,高雄並不是生物科技發展的理想地方,因為台灣大部分的生化實驗室都集中在北部,但是陳醫師基於對高雄的熱愛,將公司設於此處,期以高雄為發展中心;謝長廷市長也非常支持,希望華肝能作為典範,帶動高雄地區生物科技業的發展。

Q:

華肝在不久前獲頒國家新創事業獎,在全國生技業者普遍喊窮的時候,華肝是如何經營並且維持經費來源的呢?

A:

我們實收的資本額是一億一百萬元,主要是跟美國聖地牙哥的GenWay生技公司引進IgY的技術平台,也就是AMIGAP。

而我們也在找可將其商品化的產品,公司才會有穩定的收入來源。不得已才會繼續增資,而增資的法人說明會,也將公司的前景跟說清楚,法人們才能安心投資。目前是希望自己能將產品商品化,公司收入來源才會穩固。

Q:

貴公司的短期、中期、長期目標?

A:

十二指腸潰瘍主要就是由幽門螺旋桿菌所引起的,希望能添加在生鮮食品、飲料中,對抗幽門螺旋桿菌對胃和十二指腸等的侵害;如同健康食品,我們希望盡快完成這個原料,賣給食品公司及藥廠。我們也在找具商機的產品,最近我們也從美國代理了DNA分析儀,要準備打入台灣市場,這些都能帶來短期的效益。談到中期的目標,是與多間實驗室和學術單位合作,發展能商品化的產品,與台大、屏科大、國軍高雄總醫院等等,都有產學合作的計畫。這些需要一段時間,如果成功,公司也有很大收益。長期目標是找functional protein(功能性蛋白),找出疾病跟基因的關係。若能成功,將是富有市 場效益的成果。全世界都朝這方向努力,最近有人找到肥胖基因LEPTIN,藥廠以7000萬美金收購。 我們預估,一項值1000萬美金,若是找到的話,一億多的資本額將以3倍回收,這就是最長遠的目標。

美國的生技公司85%沒短期的營收目標需加速東西商品化,以後才能有短期收入。我們現在也在做抗幽門螺旋桿菌,胃潰瘍和有關商品,都在做研發,研發之後賣know-how和pattern,在台灣比較難這樣進行。我們一方面做研發,一方面尋找能夠立即使用、立即銷售的產品,例如,我們現在最主要在賣抗體,剛說過與GenWay引進技術平台後,便可依照客戶需求量身訂作抗體,比到國外訂作快很多,有問題也可以立即解決;我們也從GenWay那邊order一些常用的抗體, 也有賣到一般的學術機構和實驗室。

Q:

關於穆拉德博士的兩點建言:(1)以本土性疾病為研究對象(2)草本植物現代化;華肝基因對此有何看法?未來是否會朝向中草藥發展?

A:

沒錯,我們即是以第一點建議為目標:以本土性疾病為研究對象。

為什麼我們叫作華肝,因為華人的肝病在全世界的比例是最高的,一直以來,我們最重要的目標就是朝肝臟在發展,所以我們實驗室也常常在做B肝、C肝病毒素的檢測,我們跟台大合作 也是針對這個方面。

我們也發展中草藥的研究,跟中國醫藥研究所有二年600萬的產學合作,我們有取得一個辦公室 ,他們有很多的人才作研究,發表了很多的學術論文,我們主要是利用他們的實驗室做出來的成果,將之商品化。草本植物的現代化就是這樣進行。

Q:

華肝基因目前的研究成果?

A:

我們目前,主要是引進了AMIGAP的技術平台,包括基因抗體的製造。要將此技術徹底運用並發揚光大,還有很大的努力空間。不敢說有太大的成果,較明顯的例子是抗幽門螺旋桿菌 ,這個我們已經做出來了,可以用在很多的食品裡面,算是非常顯著的成果。做出來到能夠真正的商品化要滿長的一段時間。

Q:

貴公司需要怎樣的人才?

A:

最缺乏的人才是能夠做銷售通路的,第二個是管理,第三個是實驗室的技術人員,三個都缺,但先後順序是這樣排。

Q:

為什麼會是這個順序呢?

A:

不只我們華肝,很多同業的意見也是這樣。

一般生物科技公司主持人的背景多是實驗室的技術員,專長就是研發。像我們董事長是位醫生,也有教授的背景,但並沒有公司經營管理的背景。如果研發人員有能力一直研發,但缺乏銷售的管道,成果等於是零,且研發越多對公司的負擔越大。

一定要有人能將研發成果銷售出去,才能夠換錢回來,使公司繼續營運、甚至有利潤。投資者就是要有獲益,若成果都在公司裡睡覺,那研發還有什麼意義呢?

一般而言,先前提到的有醫生、學者、技術員背景的人,對公司經營管理的sense是比較差的 。現在台灣或國外EMBA班的學生,很多都是life science的Ph. D在讀的。有次我去聽一個演講 ,是UC San Diego管理學院的院長在遠企飯店的演講,這個院長本身就是已拿到生化的博士,拿到學位後也從事了很久的教職和實驗室的主持人,後來再到UC Berkeley讀EMBA,畢業後 在產業一段期間,最後被聘到San Diego當管理學院的院長。 在國內外都一樣,到產業界經營公司的時候,發現不懂的太多了,不知道公司怎麼最有效的經營管理,對公司財務報表無法深入研究,對勞基法、公司法也不夠清楚。 所以必須藉助這方面很強的人來協助經營這個公司,這樣這個公司才有前途。

Q:

那麼您建議現在的大學生要多朝這方面發展嗎?

A:

學生對自己的目標要抓住。

看興趣在哪裡,有的人認為一輩子在實驗室很好,所以他不需要具備剛剛說的管理、銷售等等知識,他可就所長去努力;或者他可能想擔任教職,要寫論文等等。

所以要看每一個人的興趣是什麼、想做什麼。每個人的走法不一樣,有些人可能畢業之後要轉藥學、醫技、醫生等等。有些人可能對這些都沒有興趣,想要作生意,賺錢比較快,老實說,實驗室的薪水比較死也比較低,如果你願意出去闖,一個月10萬20萬也不一定。

每個人的想法、志向不一樣,所以走的路也不一樣,就我的看法,讀生命科學基本上要讀到碩士才夠,大學太基礎了,不管在哪個領域。我的看法是,在國外念比在國內好,美國生命科學算是個鼻祖,而且,有不一樣的training和culture,能夠使你更國際化。讀完以後 做什麼都可以,所以讀到研究所是比較恰當的,我們實驗室的人也大都是研究所畢業的,在整個環境也比較能競爭。所以你們要按照自己的志趣,設定好一個目標,往這個目標去前進就對了。

總結

總言而之,跟國外相較,台灣的生物科技業相當落後。

從製藥產業來說,就差的太遠太遠了,我過去在長庚醫院服務很長的一段時間,我是藥事委員會的委員,參與很多醫院用藥的決策過程;同時我也是採購部的主管,所以我也是滿了解的,參觀過很多藥廠,他們都還屬於裝配業,在研發部分根本還不成熟。研發一種藥需要的時間很長,開始到最後常常都要十幾年,相對的,我們在台灣也只能做一些基礎性的研發工作。 事實上,台灣在生物科技業是有滿多的人才,一方面是現在大專院校的系所很多,培養很多人才;另一方面,從海外回來的人也越來越多,並學有專精。但很遺憾的是,在台灣的生物科技業裡面,沒有一個很好的整合,不管是垂直或是平行的整合都沒有在做,即是,你做你的、他做他的,重複資源就是浪費。應該跟過去IT產業的發展一樣 ,上中下游的垂直平行整合是很重要的。

一個國家要帶動某一個產業的發展,就必須在產業的整合花很大的力量,過去台塑企業就是在塑膠和纖維這兩個領域對國家的貢獻很大,因為這兩方面的產業整合很強。在生化產業裡,台灣還沒有一個超強的出來整合,所以都各做各的,就我所知,在San Diego 有四、五百家生技公司,他們都經常在聚會,常常有演講、meeting等等。在台灣很少有人這樣做,且做這項產業的人分散在很多的點,並不能全聚集在一起,從台北市、台北縣到桃園新竹園區,一直到台中工業區,整個下來到南科,到高雄,分散的太廣了,沒有一個集中區域,不像國 外有矽谷之類的,台灣沒能這樣做實在很遺憾。

在高雄地區我們公司也做了件好事,每個月替市政府辦一次的研討會,輪流請一些人來演講,不管是學術界的產業界的,大家聚一聚,彼此知道對方在做什麼,也尋求一個合作的機會。若產業界能夠分工分的很好,各自在自己的專長領域中發揮,大家互通有無互相幫忙,這樣才能帶動生技產業。

而對在學校裡的學生來說,選這個科系絕對是21世紀的明星產業,我奉勸大家要把自己的志 趣方向定位好,將來要做什麼。在還沒有定位好沒關係,讀書起碼要讀到碩士,學歷是基本工具 ,拿到以後要做什麼再說,看要在學術界、實驗室或政府單位,在美國有很多讀生技轉到law school,因為生技業牽涉到很多pattern,他們就變成很強的專利的律師,也有很多人到管理方面,尤其是財務管理,可以走到創投,創投也需要這樣的人才,一個公司要投資也是需要這個領域的人來做。所以路很廣,每一個都很好,事在人為。

補充資料

新世紀的基因抗體—IgY

不同於傳統的抗體的製作方式,華肝基因所採取的抗體的製作方法是以重組基因的方式,直接將基因片段透過華肝基因特有的基因表現載體注射到宿主,利用動物宿主原有的細胞機制﹝cellularmechanism﹞長期表現蛋白抗原,也利用動物宿主本身的免疫機制生產抗體。此方法可解決抗體製作過程中的許多問題,縮短抗體的製作過程,並降低生產成本。

利用華肝基因的AMIGAP技術,不須要製作與純化蛋白抗原。因為蛋白抗原可經由基因載體在動物宿主體內長期表現,使實驗動物的免疫系統可以長時間的和抗原作用,所以不須要對實驗 動物進行多次的抗原注射。

因為抗原由動物宿主直接生產原始構形蛋白抗原,同樣是高等生物蛋白抗原性質和原來十分接近,所以規避了以細菌生產高等生物的蛋白抗原而製造錯誤的基因抗體的問題。另一個主要和傳統生產方式的不同點,是IgY的生產是經由粹取鳥禽纇(雞)的蛋黃,這種方式 比起傳統的採集鼠纇或是兔子的血液,雜質要來的少。因此,純化的步驟可以節省許多,生產 時間也就縮短了。純度也較高。

IgY和傳統抗體IgG的比較:

Comparison

IgY

IgG

動物

哺乳類(兔子)

來源

蛋黃

血清

純化

2個步驟

5個步驟

成功率

95%

50%

時間

3個月

9個月

品質

有限制

穩定性

非常好

組織交叉反應

資料來源:華肝基因網站http://www.ah-gene.com

更快、更準確的預知未來—基因檢測

基因檢測有別於一般利用蛋白質或是糖類等等的檢測方式,直接以少量的檢體(通常是測試者的血液)利用PCR等技術放大DNA檢體,直接以基因片段做為檢測的標的。

基因檢測可以少量的檢體取樣來達到目的,因此步驟比傳統的驗尿、驗血更為簡單,而且因為基因的誤差小,跟傳統的方式比起來,更少了會影響結果的一些雜質,因此更為準確。因此基因檢測試是更快、更準確的檢測方式。

預測癌症不是夢

一般癌症的發生多肇始於基因的突變,造成細胞不正常的增生,而形成腫瘤。一般傳統的檢測,因為要透過生化的反應或是掃描,通常要已經形成小腫瘤才可以檢測得到;而基因檢測是直接以基因為標的,所以可以在早期就能發現,提早治療。這對癌症的治療有很大的幫助。

基因檢測癌症是透過檢查特定基因片段裡的突變序列來預測形成癌症的可能性。例如p53基因是一個腫瘤抑制基因,如果發生突變,形成癌症的機率將會大增。故可以此判斷。